木皮观涛网 > 文化 > 王蒙:“人民艺术家”是非常美好、非常崇高的荣誉

王蒙:“人民艺术家”是非常美好、非常崇高的荣誉

2019-11-09 14:14:42 [来源:匿名] [作者:匿名] [编辑:匿名]
字体:【

前文化部部长兼作家王蒙接受采访(照片:袁延安)

中国报道,9月17日,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并作出决定。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决定,习近平主席颁发了42枚国家奖章和国家荣誉称号。前文化部部长、作家王蒙荣获“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

评论说,王蒙作为一个与共和国一起成长的文学创作者,见证了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他的作品具有代表性和开拓性,已被翻译成20多种语言并在不同国家出版。他发掘和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青年作家,为中国当代文学的繁荣和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9月23日,王蒙在北京接受中国东盟报道等媒体记者采访。虽然他已经85岁了,但他的精神状态非常好,思维清晰敏锐。他谦虚、机智、幽默,整个面试就像一个春风。

王蒙自19岁完成长篇小说《青春万岁》以来,写作已进入第67个年头。他的作品已积累到1800多万字。这些作品记录了新中国不同时期的精神面貌。今天,王蒙仍然保持着强大的创造力。他的任务是每天走7000步,每周游泳两次。延缓身体衰老是为了更好地创造。

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兼作家铁凝曾称王蒙为“老男孩”。他对生活中的许多事情感兴趣,也能让事情变得有趣。几年前,王蒙接受了一位年轻作家的采访。当被问及是否年龄太大而不能写作时,他回忆道,“这个问题不容易回答。直接说不有点像可爱。说是的,我是个老傻瓜,不应该被采访。我想了一会儿说,“还没有,估计明年会有一个”。王蒙笑着说,他还为此写了一篇文章,“我明年会变老”,这“暗示了一些技巧,也就是说,我今年还没有变老”。

“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我仍然是一线劳动力,这是我最快乐的事情!”王蒙说道。

首先,我要祝贺你获得“人民艺术家”的称号。你觉得这个荣誉怎么样?

王蒙:国家授予“人民艺术家”的称号是一种非常美丽和崇高的荣誉。新中国成立70周年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激动人心的事情。从抗日战争时期到今天,我经历了85年,知道新中国是100年来有崇高理想的人民斗争的结果。这一次,即使我没有被列入功勋荣誉称号名单,我也会为祖国成立70周年和授予功勋荣誉称号而欢呼。

我认为这是党对各界奋斗者的肯定和鼓励。这是非常庄严和鼓舞人心的。与国家重型装备的发明者、维护者和开发者相比,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斗英雄相比,我所做的是非常微薄的。这一荣誉对我来说是一种荣誉和鼓励。我希望我能尽我所能,写得更多。

新中国的建立和发展是你的主题吗?

王蒙:是的。《走向人形》实际上是写旧中国的灭亡,这是人民革命的必然结果,对共和国的出现充满期待。《青春万岁》写于1953年,当时我19岁,描述了年轻人和年轻人对新中国成立的感受。这些人跟上了历史的巨大变化,用他们天真无邪的反应反映了古代中国命运的变化。从《青春万岁》到《年轻人来自组织部》,有人评论说后者是前者的延伸,有一些天真和理想,但也有一些困惑。他说得很好。

当然,我也有一系列专为共和国写的季节。《爱的季节》写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不当行为的季节》写于1957年左右的政治运动中。《犹豫的季节》写于大跃进后的调整、巩固、丰富和完善时期。这种犹豫既是犹豫,也是某种犹豫。“犹豫”这个词表达了两种意思。那么“狂欢节”是关于文革期间的一些事情。《绿狐》不在季节系列中,但实际上写于20世纪80年代。

让我们谈谈我最近的情况。2019年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因为今年1月,人民文学杂志出版了我的中篇小说《生与死之间的爱》。同时,上海文学今年还出版了我的短篇小说《地中海幻想曲》。三月,北京文学出版了我的中篇小说《邮政事务》,讲述了中国邮政在过去70年的变化。我认为今年已经成为我写作的一个小高潮。今年7月和8月,我在北戴河创作馆又完成了一部8万字的中篇小说。今年10月我就85岁了,但我仍然是一线“劳动力”,这是我最快乐的事情之一。

此外,今年我将出版一本关于列子的书。近年来,我出版了《老子的帮助》和《老子十八讲》。他还出版了四本关于庄子的书,一本关于《论语》,一本关于孟子。即将出版的是我关于李娥姿的书。我目前正在写一本关于荀子的书,这是百大学派中最大的一本书,这也是我近年来一直努力的内容之一。

2016年9月11日,王蒙在洛杉矶图书馆发表了关于“中国文化基因”的演讲

你如何看待“人”和“艺术”之间的关系?创作中如何处理两者的关系?

王蒙:对人民的感情是作家写作的最大动力。人民的含义非常广泛,包括工人、农民、士兵、学生和商人,以及知识分子,包括所有民族,包括他们自己的国家,也包括人类的命运共同体。作家喜欢强调的人性、人性和人际关系的主题也包含在“人”的含义中。因此,作家应该为人民着想,为他们着想。你必须有写他们、谈论他们和为他们说话的欲望。

至于艺术,前苏联曾经用一句最好、最高的话说,文学是一门语言艺术,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1952年举行的“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全国代表大会”上,周扬把老舍、茅盾、巴金、曹禺和赵树理列为语言艺术大师。如果你的文学真的符合语言艺术的标准,我认为它是非常高尚的。

关于“家”,它意味着一个人在自己的领域有专长。我同意讲故事表演艺术家刘兰芳的观点,即“人民艺术家”的称号反映了中央政府和国家对文艺工作的关注和重视。

你如何保持如此旺盛的创造力?我能分享哪些创造性技能?

王蒙:我的命运和生活与社会和共和国的发展息息相关,所以我有无数的题材要写。此外,我有广泛的兴趣。我对大事小事、不同年龄的人以及国内外的情况都感兴趣。我有很多关于城市生活的作品,但我也对农村感兴趣。例如,我的“这里的风景”是关于新疆的乡村,我也写了关于北京郊区的乡村。当然,大量写作也与情绪和身体状况有关。

目前,网络文学非常流行,读者的审美和阅读取向也在发生变化。你认为目前的文学现状和发展趋势如何?

王蒙:当前的文学面临着许多挑战,它在人们业余时间和阅读中所占的比例也在压缩。当我年轻的时候,我一周只有一天休息。像当时的许多人一样,我把我的休息时间花在看小说上。在网络时代,人们被抱怨和大量的信息淹没了。此外,多媒体也有优势。曾经谈论过《红楼梦》的人谈论过这本书。现在,一半以上谈论《红楼梦》的人没有读过这本书,而是看了电视剧。

然而,我想说,文学的地位不能被削弱,因为文学是使用语言的艺术和思考的艺术。光有视觉、听觉和嗅觉是不够的。文学是基础,它仍有重要地位。此外,文学是硬通货。例如,当你听交响乐时,如果你听不懂,老师会用语言告诉你。如果你能用语言与旋律和音色交流,那么你就会理解它。因此,这只是一个文学注定要失败的谣言。

关于网络作品,我没有偏见,网络文学中也有好作品。但是我也在网上看到了一些低劣的作品。我认为一个作家不能靠贫乏的内容获得成功。仅仅依靠劣质内容来赢得读者迟早会被读者拒绝。

2005年,王蒙在印度尼西亚

传统文化可以陶冶性情。在工业文明的背景下,你认为什么样的智慧值得向传统文化学习?

王蒙:传统文化的内容非常广泛,关于道德和人际关系有很多说法。就孔子而言,我尤其喜欢他的得体。他把人类最普通最普通的话铭记于心。例如,孔子说“孩子想被培养,但不想被爱”。这比宣传“孝道”一百次或一千次更有效。他的语言既不夸张也不耸人听闻。

我也钦佩孔子的话:“不义、富有、昂贵对我来说就像浮云。”他非常高贵。他因不公正而富有且昂贵,一点兴趣也没有。我们成为更好的人的传统文化教育对个人行为的改善,甚至对人们说话方式的改善都有积极的意义。

2016年9月,王蒙和他的妻子单三亚在美国洛杉矶

你认为中国日益开放的文化政策和中国的文化自信如何?

王蒙:在过去的40年里,中国文化的空间空前扩大。例如,在我们过去的传统文化中,如果你从在某个时期打破四大传统的角度来看待它,你很难从积极的角度来评价它并从中学习。一些外国文化也是如此。西方文化是“资本主义的”,苏联文化是“修正主义的”,这使得文化的发展非常困难。所以我认为我们的精神空间和文化空间已经大大扩展了。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主旋律。对自己文化的自信也在增加,所以我们的文化事业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但是文化没有限制。我们也希望有更大的发展,这种文化离不开人才和阵容。例如,当我们谈论唐代文学和文化时,我们的脑海中会充满李白、杜甫、韩愈、柳宗元等。因此,我也向中央领导反映,我们应该有我们的文化人民、我们的文化阵容和我们后代的宝贵遗产,以便人民能够认识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人文领域也取得了巨大进步。

“中国梦”实现后,你认为这个国家会是什么样子?

王蒙:我认为中国人现代最大的梦想是在经济和文化等不同领域成为世界先进国家。中国历史上债务太多,发展的任务很重。然而,在过去的70年里,我们经历了翻天覆地和前所未有的变化。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希望在人的教育、道德品质、修养甚至作风方面有一种新的面貌、一种更先进、开拓进取的精神、一种追求精神和一种科学精神。我认为我最大的愿望是中国人民的全面进步和全面发展。

北京十一选五投注 广西快乐十分 上海快三 重庆彩票网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