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皮观涛网 > 美食 > 锦鸿娱乐平台 - 香港一日丨“我们亲手毁了这个城市”

锦鸿娱乐平台 - 香港一日丨“我们亲手毁了这个城市”

2020-01-08 15:02:50 [来源:匿名] [作者:匿名] [编辑:匿名]
字体:【

锦鸿娱乐平台 - 香港一日丨“我们亲手毁了这个城市”

锦鸿娱乐平台,从本周一开始反噬香港各大学的混乱,今天并没有消停的意思。

虽然很多学生被迫撤离,虽然学校也被迫停课,但并不能阻止某些“学生”在穿上了黑衣、戴上了面具的一瞬间,彻底私下了伪装,袭警、纵火、打砸,用所有常人无法理解的行为,证明他们都是合格的暴徒。

暴徒们的文宣颇有些设计感,但有设计感的暴徒,也是暴徒。无论他们如何用文辞美化自己的暴行,犯罪就是犯罪。从周一开始,那些被起名为所谓“黎明行动”“破晓行动”“晨曦行动”的纵火和打砸,留下的只是突破文明底线的一地狼藉。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香港。这话或许略有些刺耳,但看看那些大学校园里如扫把星一样撕裂夜空的燃烧瓶,听听那些暴徒口里喊出的肮脏不堪又充满暴力和仇恨的污言秽语,你就会发现,不但恶魔来到了香港,而且还企图一步一步地把香港变成地狱。

所以,在开始今天的记录之前,直新闻已经忍不住要先一吐为快:暴徒与恶魔签订契约,凭什么交出香港的灵魂?你们的行动叫做“黎明”、叫做“破晓”、叫做“晨曦”,但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自己恰恰就是让香港见不得光的黑暗?!

没申请下来的禁制令

香港高等法院拒绝向香港中文大学学生批出临时禁制令,禁止警方在无搜查令及无校方批准下进入校园,以及禁止警方滥用及使用群众管理武器。

香港司法正在展示它并没有丧失起码的逻辑性,但一些煽暴派政客却迫不及待地想要昭告天下,自己不但没有理性,连最基本的智商和判断力也已经弃若敝履。

在香港立法会举行急切质询中,“煽暴派”议员陈淑庄妄言,“香港变成警察城市,警察好像等如法律,可以直接批评法官、司长及特首亦没有后果,甚至开枪射中人胸口没有后果”。她又引述前警务处处长曾伟雄2011年于立法会发言时指,香港大学是私人地方,质疑是曾伟雄有错,还是警方于中文大学的行动出错。

陈淑庄女士,问题是:

第一,你想追究“批评法官”的后果,那么暴徒焚烧法院又该当何罪?

第二,你想追究“批评司长及特首”的后果,那么某些记者在记者会上公然问特首“何时死”,又该当何罪?

第三,你想追究“开枪射中人胸口”的后果,那么满街暴徒对普通市民和警察动辄“私了”、“纵火烧杀”、“破服饰液体”、“割喉”又该当何罪?

香港是讲法治的地方,也是有言论自由的地方,警方和暴徒的行为,哪些属于言论自由,哪些属于恶意诅咒和诽谤;哪些是依法合规的防卫,哪些是丧心病狂的迫害和犯罪?

法律自有公论,但你们这帮政客连起码的逻辑和廉耻都不要,哪里还有心思去思考法律?

最后附赠一条新闻吧,香港大学是不是所谓的“私人地方”呢?梁淑庄女士,给你个标准答案,来自律政司:

警察进入二号桥,是要调查有人响应“三罢”,在二号桥向吐露港投掷杂物和汽油弹等,明显是有罪行发生。警方未能提供疑犯身分,是因为他们行动时蒙面。

星期一、二在中大发生的冲突所造成的受伤个案,可能与示威者投掷汽油弹有关,根据掌握的数字,星期一共投掷47枚汽油弹,星期二最少投掷245枚。即使集会不在公众地方,如果有可能破坏公众安宁,警方也可使用适当的武力进入。

另一位“煽暴派”政客,代表港中大学生会提交申请的余若薇依然“振振有词”地说,学生的行动是要保护校园,强调申请只希望法庭能指引警方按法治要求执法,又指警方不断发放催泪弹,会影响其他学生。

不知道余若薇女士能不能解释,四处纵火是一种什么样的“保护校园”的手法?影响学生的究竟是催泪弹,还是那些动辄就殴打内地同学、“装修”教授办公室、向校长头上撒溪钱的暴徒?

另外,余若薇女士,您和暴徒讲过“法治指引”吗?

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们有。

全港学校明日停课

香港教育局下午宣布,因应当前及可预计的交通状况,以及学校汇报,全港学校,包括幼稚园、小学、中学及特殊学校,将于明日停课,以策安全。

教育局表示,一直以学生安全及福祉为首要考虑,会继续跟进明日及往后的最新发展,又说社会连日受暴力示威者广泛破坏,制造危险的路面情况,有保姆车被恶意破坏,亦有学校遭受不同程度的威吓,情况令人齿冷,局方强烈谴责故意危害学童安全、剥夺学生学习基本权利的行为。

局方又强烈呼吁,示威者立即停止暴力行为,让学童安全上学。对于有教师工会不谴责暴力示威者,更将责任推卸给警方,教育局认为有关言论有违教育工作者应有的专业态度。

实际上,香港各大学都已经选择停课,有的干脆选择提前结束这个学期,放假。

警方的数据或许更说明问题:

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表示,警方执法行动并非针对任何一个地方,执法尺度不会有另一把尺,不是看地方,而是视乎有否人犯法,强调说警方不是要针对大学。谢又指,近日有很多示威者在不同大学外进行示威活动,选择在高位掟硬物落高速公路,对道路使用者构成影响,警方至今拘捕逾4,000人中,超过39.3%,约1,500人是学生,4000人中850人是大专生,超过25%。

在公布数据前,谢振中还表示,对于昨天的事,警方与其他市民一样感到痛心,但他反问,为何大学内会有人以弓箭或讯号弹掷向警察,为何大学是做教育的地方会变成“兵工厂”、有几百个汽油弹在内。

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昨日(13日)发出以“谴责暴力,守护我城”为题的会员信,指黑衣蒙面人连日来为求令香港社会停摆,用极端不法手段,其中一名男子被淋易燃液体后放火焚烧“最令人发指”。另外提到,“暴徒又聚集在多间大学与警察对峙,阻碍警察执法,行径与恐怖分子无异,严重威胁社会及市民安全。”

港铁再遭纵火

昨日凌晨时分,传出有速龙小队出现在港铁大学站,有示威者前往该站设置路障,及焚烧站外杂物。亦有示威者向火车轨投掷汽油弹,一列停泊在站内的火车车底着火,站内储物室一度传出爆炸声及起火。

港铁于清晨5时半宣布,东铁线全线暂停。至下午5时恢复部分通车服务,列车可行走红磡、旺角东及大围站,其他车站仍然需要关闭,亦没有列车服务。

港铁又指,昨晚被纵火的东铁线列车停在上水站,今天下午近4时再被暴徒闯入车站纵火。现场所见,列车车门及玻璃被打碎,地面留有玻璃瓶、烧焦的杂物,消防员已到场扑救。

还在乱

今天晚上,多区继续有示威者设置路障,把砖头杂物放在马路,防暴警察晚上7时半左右开始在中环一带清理路障,制服并拘捕至少20人。

有暴徒被带上警车时,有围观人士指骂警员,更有一些香港记者依仗身份,欲意干扰警方拘捕。

指骂警察的“路人”是什么身份?干扰警方的“记者”又是什么身份?大家恐怕都心里有数,上面这张图,警方在清理道路,远方是因为暴徒设置路障受阻的车辆,而好好道路,在清理掉暴徒之后,留下了一地他们掘起的砖块。

一个半小时后。

晚上9时许,警方在在启田道汇景花园对出,发射催泪弹对非法示威者进行驱散。

数十名暴徒在沿启田道,用砖头、铁栏等杂物筑成路障,部分暴徒蹲在路障后组成伞阵,与防暴警对峙近一小时。

期间警员用扬声器指现场暴徒有镭射笔、砖头和汽油弹等武器,又用杂物堵塞马路,呼吁启田道市民离开。但暴徒不断指骂警员,又多次向警员防线掷砖。

一辆消防车一度驶入启田道往油塘方向,暴徒朝消防车扔砖,未有让路,消防员开车门与暴徒对话,但最终的“协调结果”是:消防车调头离开。

前几天,一家对“示威者”一向报以认同情绪的港媒发表了一篇评论《我们亲手毁了这个城市》。文章写道:起初他们(暴徒)辩称,破坏建筑物算不上“暴力”。但我们多次看见,警员落单之时被示威者拳打脚踢,“蓝丝”市民因为批评示威者而遭追打至头破血流。这种野蛮的行径,他们美其名若“私了”。歪风长而不息,甚至向“蓝丝”泼液体后点火焚烧。

虽然细看文章,依然是“各打五十大板”的套路,但其中一句话却还是点到了关键:致命一击来自我们放弃道德,亲手摧毁了这个城市。

写到这儿,直新闻倒是想说点不那么悲观的话:

对于香港这座城市而言,“摧毁”言之过早。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香港更是中国的香港。如今的世界,没有什么地方是没有矛盾、没有问题的;也没有什么地方没有手段卑劣、心思龌龊的坏人。

正如一个正常的人,不可能永远不生病。

锻炼身体、管理健康,往往都在大病一场,吃了猛药之后。

来源: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