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皮观涛网 > 汽车 > 台湾妹开户 - 土八路的高科技?——真实的抗日战士(2)

台湾妹开户 - 土八路的高科技?——真实的抗日战士(2)

2020-01-08 14:11:06 [来源:匿名] [作者:匿名] [编辑:匿名]
字体:【

台湾妹开户 - 土八路的高科技?——真实的抗日战士(2)

台湾妹开户, 桑岛在《华北战记》一书中描述了八路军的地雷战。1942年,桑岛被征召从军,到山东与中国抵抗力量作战,和地雷打交道有好几次。他自述第一次遭到八路军拉发地雷攻击是在昭和18年,即1943年4月11日(日本兵喜欢记日记的习惯提供了准确的时间),地点是招远县栗下林家。对桑岛来说,幸运的是八路军拉雷稍早,他在尖兵后面的本队中行进,所以没有受伤。

1943年4月,日军独混第五旅 团以17、1 9两大队为主力,讨伐 在毕郭等地建立根据地的八路军5 旅第14团(即山东纵队第5旅第14 团,团长梁海波)。桑岛随柏崎讨 伐队18日偷袭据说暗藏八路军部队 的莱阳县姜家庄,结果因为向导带 错了路,到达时八路军已经转移。 桑岛作为卫生班长,记录这次行动 毫无战果:“虽然向远处转移中的 八路军发射过迫击炮和重机枪,但 双方没有实质性的交火。敌方遗弃 的尸体一具也没有,讨伐队却有 两人重伤,可以说日方损失更大 些”。两名重伤者之一是第17大 队第4中队群马县出身的三轮一等 兵,他看到老乡家有一筐鸡蛋,伸 手去拿,却触发了鸡蛋筐底下设置 的诡雷,当即被炸断一条手臂。

而一雷炸死炸伤九名日军的战斗,则发生在1943年5月。5月21日,日军第17大队命令桑岛所在的第一中队(柏崎与二三中尉指挥)从招远移驻栖霞县塞里,作为青烟公路上的一个警备据点。青烟公路是当时横断山东半岛的唯一公路,也是独混第5旅团的机动大动脉。塞里则是这条公路去往蓬莱、大辛店的岔路口,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栖霞、蓬莱两县山地纵横,八路军十分活跃。桑岛写道:“青烟公路在蓬莱和栖霞境内山区的路面高出地面六七米,眺望的风景令人心旷神怡。在山峡之间可见点点村庄,一片和平景象——而这些全部是八路军控制的村子!”

2 5日开始,日军第一中队开 始在塞里东侧一千米处建造炮楼。 与此同时,为了掩护这一据点的建 设,日军17大队派出第三中队(中 队长近藤大尉)、第四中队(中队 长柴山茂中尉)和第一中队携手, 由近藤大尉指挥,在塞里周围连日 进行扫荡。八路军则回避正面战 斗,但不时以冷枪冷弹袭扰日军。

桑岛的卫生班也随讨伐队行动。他这样回忆5月31日夜间出动时发生的事情:“连续参加讨伐已经达到了2个月,这次作战渐近尾声。5月31日夜里3点,部队再次从大辛店向西南方出发。我因为过于疲惫,在行军中居然睡着了,而且在昏昏沉沉的状态中走了大约1个小时。突然,‘轰’的一声巨响把我从梦中唤醒,惊异中抬头看去,正看到眼前一根10米高的巨大火柱腾空而起。与此同时,感到我身边有人倒地并发出叫声。但是,夜暗中我无法看清他们。三木卫生军曹急忙从军医背囊(日军卫生士官的偕行装具,用于放置抢救和应急处置的医疗用品)中取出手电,光线下可以看到约有10名官兵倒在地上痛苦挣扎。经过确认,无线电通信班所有人员,包括北拮班长以下9人均为地雷所伤。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依靠仅有一支手电的微光进行抢救之困难简直无法想象。和枪弹伤、刀伤不同,地雷不规则的破片造成的伤口异常复杂,处置起来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匆忙中,尽其所能地给所有受伤的官兵注射了破伤风血清和坏疽血清。9人的情况全部清查处理完毕,东方的天空已经放亮。此时,才能够从附近的村子招来保安队并弄来一些门板充当担架,由两个小队护送伤员后送到大辛店。”由于这一事故(译者注:日军总是把遭到地雷的攻击称为“事故”,而不视为作战也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这两个小队返回之前,整个讨伐队只能留在原地休息。这样又足足等待了3个小时。仅仅两三名八路军,就把一个大队的讨伐队折腾得狼狈不堪,真是不知如何形容才好。

这次事故遇到的不是普通压发地雷,而是拉发地雷。使用拉发地雷,是八路军作战效率很高而日军甚为恐惧的一种战术。虽然这种战术主要是民兵使用,但华北的日本军队因为这种战术产生的牺牲者比比皆是。这一战术的作战模式大致是这样的——夜间,监视并发现日军讨伐队从宿营地出发,八路军会派出两三名奔跑迅速的民兵,预先赶到日军进发的前方线路上等待。他们在路上埋设地雷并盖上伪装网,布置拉火索。为了达到“一击必杀”的目的,他们借助遮蔽物在不过10米远的地方隐蔽,其目标通常选择骑马的日军军官。他们会在目标踏上地雷的一瞬间,拉发地雷并伴随着爆炸一跃而起,如狡兔般脱离。由于他们熟悉地形,要想抓住他们实在并非易事。但是,这种任务,显然如果不是特别敏捷和矫健的人也无法完成。

以大队规模进行讨伐,大队部总会有多名乘马军官聚集在一起,正是攻击的绝好目标。昭和17年(1942年)12月,第三次鲁东作战中,第19大队的讨伐队在锯齿牙山的山麓就遭到拉发地雷的袭击,当时大队部被炸个正着。虽然大队长池田增雄大佐幸运地没有负伤,但大队副官吉田正中尉(死亡)、军医官冈志豆雄中尉(重伤)、书记官村田藤信军曹(战死)等7人均被杀伤……

顺便说一下,这次被炸的无线电通信班并非骑马,而是步行的。当时的行军序列是这样的:尖兵,即第一中队(指挥班,一个机枪分队,两个小队);随后是本部,最后面是第三中队(指挥班,一个机枪分队,两个小队)和第四中队(指挥班,一个机枪分队,两个小队)。本部的行军顺序是:直辖分队、传令、后勤副官、近藤大尉、3名书记官、军医、会计、无线电通信班、卫生救护班、侦察骑兵、迫击炮小队、行李班(弹药,粮秣)。八路军放过了作为尖兵的第一中队,目标直指本部的骑马军官们。但是,因为操作上可能有点迟延,地雷正在紧随军官背后行军的无线电通信班脚下爆炸。桑岛则正走在无线电通信班后面,要是走得快恐怕也难免受伤,却是幸运地躲过了一劫。

这次事故之后,5月31日下午3点,在塞里进行了这次扫荡行动的结束仪式。桑岛写道:“在部队解散的时候,近藤大尉发表了讲话:‘长时间的作战,各位辛苦了。’但是话说得有气无力。如果能在讨伐中取得出色的战果,当然大家都会有精神,在最后一天却一下伤亡了9个人,没精神,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按照桑岛对此战的说明,这次挨了地雷的讨伐作战,让他对自己体力和精神力的自信大大加强。但是,作为大队而言,整个讨伐中一具八路军的遗体都没有见到,在招远的霞鸣缴获了5匹被遗弃的中国马,算是最大的战果。而日军自己,却付出了阵亡1人、负伤13人的代价。桑岛这样总结道:“由此,也可以看到和八路军作战的困难了。坚壁清野加上八路军巧妙的闪避战法,让日军兵器和战术上的优势完全无法发挥出来。”从敌人的眼中所见的地雷战,桑岛的经历,也许正是华北抗战的一个缩影吧。

今日热点